您当前位置:慢酿酒业 >> 慢酿生活 >> 浏览文章
慢酿生活
0551-6512 9660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合作化北路168号

袁枚:我来教你怎么通过爱好让自己过得有钱又有闲!

发布时间:2017年09月22日 阅读量:

很多人没有勇气选择自己怎么活,更没多少人敢把自己的爱好变成生活的全部,但是袁枚做到了。他按照自己的喜好,把人生过得“不委屈”。

袁枚:我来教你怎么通过爱好让自己过得有钱又有闲!

01.好田园

袁枚是大清朝落魄书生家的穷二代,书虽然能喂饱精神,但填不了胃,袁枚小时候过的苦哈哈。

书生家缺啥也不缺书,缺啥也不缺文化。袁枚五岁的时候,他守寡的姑姑就开始教他识字读书。

袁枚九岁正式进入私塾进行系统学习,十二岁和自己的老师一起考上秀才,二十三岁,高中进士,同年以庶吉士的身份进翰林院学习三年,二十六岁外调,在溧水、沭阳、江宁等地做县令,三十三岁辞官归隐。

读书时,基本上是一帆风顺,只是做官做了七年,还是一个小县令,袁枚很郁闷。

辞官之前,袁枚已经在南京以三百两银子的低价买了一座园子——隋园,后改为随园。

随园就是《红楼梦》里的大观园,后来曹家被抄,划拨给继任江宁织造隋赫德,不久隋家也被抄,这“败家玩意”再没人敢要,只能便宜袁枚了。

袁枚刚接手园子的时候,那叫一个破败。“园倾且颓弛,其室为酒肆,舆台嚾呶,禽鸟厌之,不肯妪伏,百卉芜谢,春风不能花”。一片荒芜,杂草丛生,看不到花,看不到鸟,几间破屋还被人占去开了酒吧。

袁枚辞官的时候,有积蓄三千六百两,两年不到就全部“败”在这园子里。

袁枚在他的遗嘱中说:“随园一片荒地,我平地开池沼,起楼台,一造三改,所费无算。奇峰怪石,重价购来,绿竹万竿,亲手栽植。器用则檀梨文梓、雕漆枪金;玩物则晋帖唐碑,商彝夏鼎,图书则青田黄冻,名手雕镌;端砚则蕉叶青花,兼多古款,为大江南北富贵人家所未有也。”

简单说就是,开池塘,建楼台,植绿竹,养花草,造假山,买古玩器皿,书籍图画。样样都是精品,样样都是名品。

看看,袁枚为了他的“养老院”花费了多少钱和心思!

后世很多人好奇,袁枚辞官变成“无业游民”之后,靠什么维持生活,维护随园的呢?就让我来解开这个谜题。

一、以园养园。将随园的土地、山林、池塘租出去,收地租。

二、自由撰稿人。帮人写墓志铭,传记。

三、出书。袁枚“一代骚坛主”,书籍持续位居“年度排行榜第一”。

四、办补习班。袁枚为了创收,补习班不仅收男生,还收女生。

随园虽然是私家园林,但是袁枚不私藏,随园没有墙,不收门票,是南京市民的“公园”。

随园建成后,袁枚经常邀请几个有声望的“狐朋狗友”来饮酒作诗,这些人都成了随园的义务宣传员。袁枚沾随园的光,名气越来越大,别人送了他一个“山中宰相”的外号。


02. 好美色

袁枚的童年是另外一个版本的 “贾宝玉”。

袁枚的父亲兄弟两个,兄弟俩齐心合力生了几个千金,就是没见一个带把的。好不容易,有了袁枚。

袁枚的奶奶比贾老太君还疼孙子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袁枚的奶奶每天睡觉都要把袁枚搂在怀里,一直到19岁外出考试。

袁枚曾自嘲说:“抱置老人怀,弱冠如闺人。”

袁枚的父亲常年在外谋生,袁枚是在“女儿国”长大的,就像贾宝玉一样,看见女儿就“清爽”,觉得女孩儿是“精华灵秀”。

成年后的袁枚,自然想把天下灵秀收入怀中,“先生爱花,一生不倦”,“美人下陈,殆不止金钗十二”。

“采花大盗”袁枚一生娶了十几个妾,到六十七岁那年还娶了一位十七岁的小美女,真真是“一树梨花压海棠”。

袁枚这么爱“花”,不要以为他见花就采,那你就错怪他了。袁枚独爱皮肤细腻、白皙的女子,曾公开宣称 “余评女以肤如凝脂为主”。“一白遮三丑”,袁枚真是好眼神。

袁枚不仅爱美女的“色”,还爱美女的“才”。袁枚曾刻了一个“钱塘苏小是乡亲”的印章。

一次,某尚书路过南京,向袁枚索要诗册。现代人售书喜欢签名,袁枚售书喜欢盖章。以为尚书是个“真名士”,就盖了“钱塘苏小是乡亲”的印章。

结果证明,尚书是“假风流”,看到这个印章勃然大怒,大骂袁枚是“风流种子”,苏小小是“下贱女人”。

原来是个“伪名儒”,袁枚也不甘示弱。吵架吗?哥哥我天天向家里十几个女人学习吵架,难道还干不过你吗:“百年之后,人们只知道有苏小小,不会知道有你。”

整个一个“泥做的骨肉”,“浊臭难闻”!

袁枚不仅“爱花”,还“护花”。苏州名妓金三姐被人牵连入狱,袁枚出面救美人,在当时传为佳话。

后来妓女戴三因为和政府官吏走的太近,“有伤风化”,也被抓进监狱吃“国家饭”了。戴三听说袁枚是“护花使者”,赶忙托朋友求助。袁枚马上写信给太守为戴三解围。

迟迟不见回信,袁枚以为凶多吉少,谁知半个月之后,才收到太守的回信,信上只写了七个字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太守不仅买了袁枚的面子,还打趣说,桃花依旧笑袁枚多情。

袁枚晚年开了个“女子诗歌兴趣班”,专门招收女弟子。一时间,“有钱有闲”的闺阁千金踊跃报名。

袁枚不仅教她们诗歌,还将她们的诗装订成册,《随园女弟子诗选》大概是清朝女子唯一传世的诗歌选。


03.好美食

袁枚不仅好色,还好美食,是个会吃,懂吃的“吃货”。

袁枚对吃的态度格外虔诚,格外认真,他这么虔诚的态度还是从“圣人”孔子那里学来的。

孔子听别人唱歌唱得好,就会要求别人再唱一遍,然后跟着学。圣人对这中“三教九流”的技艺,都这么善于向人学习。我这么喜爱吃,怎么能不学习呢。

只是“君子远庖厨”,我爱吃又不爱做,怎么办?只能每次碰到美食,就派我的厨师去参观学习。

袁枚的私人厨师王小余,是大清朝流落民间的唯一的一位“国宝级”厨师,被不少名人以及酒店聘请。无论出多少钱,王小余都不为所动。

有人问王小余为什么,王小余说,只有袁大官人才是饮食界的“泰斗”,他知味,识人。不仅懂得美食,而且懂得我,我俩就是美食界的高山流水

袁枚四处游玩的时候,碰到美食怎么办,记菜谱!于是厨师界的“葵花宝典”——《随园食单》出世了。文人记菜单绝不会像理工科学生一样生硬无趣,而是更风雅,更能勾起读者肚子里的馋虫。

以《随园食单》里的咸鸭蛋为例,“腌蛋以高邮为佳,颜色红而油多……”。“颜色红”、“油多”这五个字就把一只咸鸭蛋的好处全说出来了。

袁枚会吃、会记、会品,王小余会做, “随园土菜馆”自然开的红红火火,为袁枚增收了不少,也为大清的GDP做了不少贡献。


04.好书

能把书读到名垂青史的人,必然是爱书的,袁枚也不例外。

“不愿玉液餐,不愿蓬莱游。人间有字处,读尽吾无求。”

“唯有书味甘,行行堪没齿。”

“不作高官,非无福命祇缘懒;难成仙佛,爱读诗书又恋花。”

这些文字都是袁枚爱读书的证据。

袁枚遇到朋友借书时都慨然应允。一天,一位黄姓的书生来借书,袁枚特地写了一篇文章,说“书非借不能读也”。

因为借的书需要还,所以着急读完。而自己藏书,一般都不读,就像天子有这么多书,他自己读过多少。这理论类似常说的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。”

袁枚在随园小仓山西侧有书房“夏凉东燠所”,顾名思义,就是冬暖夏凉,是绝佳的读书场所,袁枚真懂生活。

随园西端还有书房“小眠斋”,阶前有芍药台,是随园最僻静的地方。

除了爱读书,袁枚还喜欢收藏书籍,最多时藏书达三十多万卷。

在随园,袁枚建了很多处藏书的地方,有“书仓”、“琉璃世界”、“绿净轩”、“南轩”、“诗城”、“捧月楼”、“蔚蓝天”、“因树为屋”、“南台”、“绿晓阁”等。

藏书地点不仅多,而且各具特色。像“诗城”是沿西山一带建的数百米的长廊,廊上贴着朋友做的诗,多达几万首。“琉璃世界”是用五色玻璃镶嵌,美丽炫目。袁枚真不愧是园林艺术家,美学大师。

袁枚晚年,向朝廷捐献了很多珍惜善本,又向亲朋好友赠送了一些,散掉了他藏书量的十分之六七。

袁枚散书不仅是为了保护书籍,同时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好书,也给自己压力多读书。他还有一个更深刻的理解:读书太多了反而淹没了自己的思想,变成了“书呆子”。庄子就有“文灭质,博溺心”之说。


05.好作诗

袁枚曾说:“枚生平爱诗如好色,每读人一佳句,有如绝代佳人过目,明知是他人妻女,与我无份,而不觉中心藏之,有忍俊不禁之意。”

袁枚九岁的时候,偶然得到《古诗选》四本,袁枚比得到一架全自动汽车模型还要开心。读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书页都翻烂了。到了晚年,袁枚还感谢书的主人:“其益我不已多乎”。

袁枚中了《古诗选》的毒,又找来一本《离骚》,这下袁枚真的骚了,再也看不上八股文,彻底中了诗词的毒。每天晚上,偷偷点灯学习诗词。

我们的大中国,爱读诗,会作诗的人多了,比如我(咳咳),为什么独独袁枚被尊称为“南袁”,因为他提出了一个诗论叫“性灵说”。

性灵说的核心就是强调诗人的真情,个性,诗才。我觉得这个理论是相对于清朝轰轰烈烈的“文字狱”提出来的。性灵说的总体意思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思想。当年既有文字狱,又有八股文,整个文化都被束缚住了,哪里还有什么“灵气”。

虽然当时市场上有不少的理论,有“诗教”观,“格调说”,“学问说”,“典故说”,但是袁枚的“性灵说”一提出来,就被大家争先点赞。

袁枚还编写了《随园诗话》,这本书记述了袁枚一生文学活动的大事,这里边既有他采集的好诗,又有他做的诗评。袁枚足足准备了二三十年,书籍才出版。

自从听说袁枚要写《随园诗话》,自认为有点小才的文人都会寄诗给袁枚,为了青史留名。这下可忙坏了袁老师,雪片一样的纸,从全国各地寄来,一片一片又一片……..

炒作了二三十年,书籍才上市。一上市,书籍就售罄,再印,再罄,再印……. 一时洛阳纸贵。

“上自朝廷公卿,下至市井负贩,皆知其名。”


06.好山水

“红粉有人称弟子,青山到处属先生”。袁枚的晚年除了招收女弟子外,最感兴趣的就是游山玩水。

64岁,袁枚的老母亲去世。丁忧三年之后,双亲都已亡故的袁枚认为“世界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

从67岁到81岁,游遍名山大川,近的如浙江的天台、雁荡、四明、雪窦等山,安徽的黄山、江西的庐山,远的到广东、广西、湖南、福建等地。

这时候,肯定会有人举着小手问:“现在的老年人也是四处旅游啊,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”

有,首先要能活到67岁;其次胳膊腿都还灵活;再其次爬山涉水的时候不要用现代化交通工具;从南京到广西,要么骑毛驴、要么走、要么爬、最好是连手带脚一起爬;再其次感冒咳嗽的时候,能忍就忍,不能忍就找两棵野草嚼嚼,绝不能吃感冒药……..

年轻人爬一次山,下楼梯的时候,腿都不能打弯,恨不能做自由落体运动,更不要说耄耋之年的袁枚。袁枚最后一次旅游的时候已经81岁了,老爷爷了!

袁枚迈着老胳膊老腿爬山涉水的时候,没忘了喝茶赏景、作诗怡情,“且倚松身当床卧,更折松枝把苔扫” 。

袁枚旅游,不光赏花,赏月,还赏“秋香”。在温州袁枚还参加了一场婚礼,借着看新奇婚俗的由头,把新娘子看了个仔细。兴奋难耐,写下了《温州坐筵词》六首,选其中的一首:

坐中珠翠西行排,扶出新人冉冉来。

好似百花齐吐艳,护他一朵牡丹开。

江山朗月,本无常主,闲者便是主人。”

袁枚,就是有钱又有闲的自在人。

07

袁枚的一生,活出了多少人的梦想,有名有钱有闲,有妻有妾,有朋友有弟子。

后世有人诟病他好女色,也好男色,是个多情文人,但是袁枚不在乎。他自己主动承认,自己好色,并且有自己的原则,从来不碰别人的老婆。在“妓女”是合法化的时代,好色不是对色情产业的支持吗?

袁枚一生最成功的不是他的诗,不是他的随园,而是他的“真性情”。他勇敢的活出了他自己,即使自己的追求和社会主流文化背道而驰,他也不在乎。

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羡慕去吧!

后世的人会一直仰望他的背影!


Copyright reserved 合肥慢酿酒业有限公司.
备案编号: 皖ICP备17020386号-1 技术支持:明图网络